汉平帝的一生_汉朝皇帝

Feb24

汉平帝的一生_汉朝皇帝

时间:2014/02/24 23:44 | 发布:历史新知网 | 分类:汉朝历史

 汉平帝的一生_汉朝皇帝

  晨风清冷,早日淡淡,翠瓦朱檐映照曲水,一片冷涩风情。垂杨掩映,淡墨苔青,冰霜床上,汉平帝侧身而卧,奄奄一息。

  王皇后轻轻的靠在平帝的身边,艳眉紧蹙,滴滴娇泪从瞳眶中洒落。

  “咳!咳!”随着一阵剧烈的咳喘,一口鲜红的血液染在了单薄的龙褥上,光鲜夺目,无比刺眼。

  “陛下!”王皇后看着平帝单薄苍白的嘴唇,和大口大口的鲜血,不禁失声大叫。

  泪像一泓清流般,从王皇后的美目中奔流下来,一点点叫娇喘,一声声哽咽都如同一把把刀,深深的扎在平帝的心底。

  平帝拖着诟病不堪的躯体,嘶哑着声音问道“皇后,为朕弹奏一曲,如何?”

  王皇后含着热泪,勉强点了点头,便坐到了琵琶前,弹奏了起来。

  旧曲凄清,声声断肠,音音动人,平帝看着王皇后深敛着的愁黛,四处飘飞的零泪,不由得回想起了自己短暂而又纷繁的一生。

  公元前七年,平帝之父――中山孝王刘兴逝世,三岁的刘衎继承其父刘兴之位成为了中山王,世称“中山小王”。

  中山国里,晚雨朦胧。

  燕赵大地,一望无际,晚秋新雨,沾湿华裳。风儿轻轻吹过,雨丝静静落下,打在宫墙高阁之上,噼噼啪啪的响个不停。

  悲风飒飒,凛冽中带着一丝醉人的温柔。小雨沥沥,温润中透露着无限的悲瑟和冰冷。

  翡翠般的宫湖上,飘洒着点点雨花,晚柳带着最后的妩媚徘徊在暮秋的潇潇风雨中。

  燕国的雨,到了这个季节,总是如此凄清,如此寒魄。

  风卷残帘,飘逸起一片绯红,水滴落下,飞溅起朵朵落花。

  落花之下,平帝的祖母冯太后傲然独立,淡淡的哀愁吊在她的眉梢。

  远方孤鸿远遁,惨叫声声,声声心疼。

  猛地,冯太后的身后传来了一连串幼儿稚嫩的嘶喊声,那嘶喊声凄厉苍白,尖刻酸薄,悠悠的回荡在空荡荡的王宫里,是那么的刺耳,那么的悲凉。

  听到这样的呼喊,冯太后便急急忙忙的赶回了身后的宫房。当她看到眼前的一幕时,泪又不由自主的从她的眼眶里洒落了。

  虽然,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看见孙子的病发作了,但是每当她看到孙子那痛苦的表情和苦涩的面容时,她的心都在遭受一遍一遍的责难。

  卧榻上,小平帝的嘴唇、手足、十指皆青,还不时的伴随着一阵剧烈的颤抖。

  看着孙子受苦的表情,看着孙子颤抖的小手,冯太后迷茫了,她不知道自己上辈子到底是欠了什么样的债,竟要在今世报应在自己的孙子身上。

  三年来,冯太后已经求遍了所有的名医,用变了所有的灵药,但却还是不能将小平帝的病医好。如今,她能做的,也只是不断地求神问卜、祭祀祷告了。

  想到这,冯太后又不由得泪流满面。

  远眺燕雨,蒙蒙的雾气笼罩在宫殿之上,一丝丝寒意侵袭着冯太后的身体,也不断的阵痛着冯太后的内心。

  寒树生烟,岁月归去,不久之后,汉成帝驾崩,哀帝即位。

  哀帝即位后,逐渐压制原来的外戚王氏,转而提拔自己祖母傅太后和母亲丁太后的亲戚。于是乎,朝堂内外渐渐布满了傅家和丁家的外戚,而傅太后和丁太后的权力也随之日渐庞大。

  傅太后与平帝的祖母冯太后从前都是元帝的宠妃,两人本就结怨极深。而如今,傅太后掌权,肯定会加以报复。

  果然,在公元前六年,傅太后以莫须有的“巫术诅咒”罪名将冯太后关进了牢房。牢中的冯太后知道傅太后是有意要置她于死地,于是便服毒自杀。

  消息传到中山,满宫恸哭,高楼挂白。

  秋雨打落梧桐,落叶翩翩,深宫微寒,一片幽怀。

  四岁的小平帝还不知道疼爱他的祖母已然故去,身边的变化他也一概不闻,只是傻傻的玩着自己的手指头。

  晚虫秋语,乍响瑶阶,旋穿绣闼,深入画屏,喁喁然好似声声倾诉。

  庭廊空洞,岁晚苍茫,小平帝一个人独坐寒光,再也没有了祖母的关爱,祖母的心疼。冷风凉人,一个身披薄翠的妇人悠悠然从远方走来,她的眼圈红红的,眉上带着一缕忧思,一种彷徨。

  她缓缓的走到了小平帝的面前,轻轻的将他抱起,一齐陪他看着远方的冷月,天片的孤云。这个妇人,便是平帝的亲生母亲――卫姬。

  从此,他们母子便要相依为命,孤独的面对整个天下,整个大汉了。

  公元前一年,哀帝驾崩,平帝即位,时年平帝只有九岁。

  九岁的平帝,离开了熟悉的母亲,离开了熟悉的中山,独自来到了长安,来到了未央宫。未央宫,金碧辉煌,高大雄壮,然而这里的一切并没有让平帝感到荣耀和壮美,这些无情的事物只是让他感到了无限的陌生,无比的孤独。

  躺在冰冷的床榻上,平帝离恨万千,哀思不断。寒瑟的夜风吹过,轻薄的窗帘随风而起,寒意凄凄。忽地,平帝的四肢又不由得颤动了起来,他的嘴唇、手足、十指变得铁青。深沉的疼痛折磨着他的躯体,鞭打着他孤独的心灵。

  一声凄厉的惨叫划破苍穹,盈盈的在未央宫里回荡,飘扬。

  第二日,平帝拖着重病的身躯上朝了。

  身畔,太皇太后王政君,大将军王莽都端坐朝堂。他也只能将疼痛强忍,将苦难挨住。金銮宝殿上一个时辰的端坐,让平帝不堪重负。

  当退朝时,平帝已经站不起身了,他颤巍巍的扶着椅侧,从龙座上躬起身。他艰难的一步步走下皇塌,每一步都让他感觉到钻心的疼痛,无比的折磨。

  看着自己不堪的身子,平帝的泪禁不住流了下来,他愈发想念自己的故国了,也愈发想念自己的母亲了。

  而在千里之外的中山国里,平帝的母亲卫姬对平帝的思念也越来越深。

  卫姬想尽了一切办法,希望能与儿子团聚。她通过了各种渠道、拜托了各种人疏通关系,只希望能到长安与儿子团聚。可是,王莽却以她儿子平帝的名义颁赐诏书给其母卫姬,不让她来长安。

  卫姬因思念儿子而日夜啼哭,可是又有什么用呢?母子之情比起政治需要来,简直太微不足道了。

  即使卫姬贵为王后、王太后,满朝文武也不会因为关注、安慰一颗母亲的心而牺牲政治利益的。

  寒树沙沙,秋风瑟瑟,无助的卫姬只得和她的兄弟卫宝、卫玄等一些人谋划,希望能用一些非正常手段让她去京城与儿子团聚。

  而思子之痛麻痹了卫姬的大脑,她不知道她的非正常手段的后果是极其严重的,因为利用这些手段会给掌权者提供*的借口。在这一点上,王莽一点也不含糊,他毫不留情地杀光了卫氏家族,只留下卫姬一人——皇帝的生身母亲。

  看着发生过的一切,卫姬无奈了。

  晚风习习,凉夜如水,泪水模糊了卫姬的双眼,反射着寒光点点。冰冷的夜,是如此的漫长,如此的无聊。

  水色皓月,冰凉刺骨,照耀着大汉的天下,照耀着断肠人的心。

  长安城里,流水落花,秋色几度,平帝的并日渐严重了。

  而王莽的权势也日渐庞大,日渐根深蒂固了。

  公元前三年,王莽威逼平帝,立了自己的女儿为皇后,是为王皇后。

  枯叶下,斜阳照水,轻浪卷卷,沉沉千里,未央宫里酸风凄凄,凉透人心。古老的宫宇,寒窗低低,井桐飞坠,一川落红。

  金床玉枕,掩不住刺骨哀愁。

  秋气巍巍,瑟瑟萧雨,好不离落。木门掩映处,一缕芬芳麝入,平帝转头望去,却是一盏红烛,一片温柔。

  只见一位妙龄少女着一身淡紫色衣裙,正羞涩的站在门后。身上绣有着小朵的淡粉色栀子花。头发随意的挽了一个松松的髻,斜插一只淡紫色簪花,显得几分随意却不失典雅。略施粉黛,朱唇不点及红。

  平帝知道,这便是王莽之女了。

  平帝往常对王莽的专权极为怨恨,因此平帝对王莽的女儿王皇后的态度也是爱搭不理,任去自流。此时,对着眼前的这位佳人,平帝也不过只是上下打的量了一下,便将头一转,不再看了。

  反观王皇后,倒是无拘无束,大方利落的坐在了平帝的身侧。平帝先是一惊,便很快又镇定了下来。

  很快的,两个人便交谈了起来,平帝渐渐的发现,王皇后是一个活泼可爱的小女孩。这么多年来,平帝沉默阴暗的心灵,仿佛突然被一缕阳光照射了。

  从此,汉宫里,便时常传来平帝与王皇后的欢笑声。

  虽然平帝对待王皇后宠爱有加,但是平帝对王莽的怨恨却是日益深重了。这一点,作为平帝岳父的王莽自然也是看在了眼里,记在了心头。

  公元五年腊月底,王莽借腊日大祭的机会向小平帝敬献椒酒,平帝并没有产生任何疑心,便一饮而尽了。然而,平帝并不知道,正是这样一杯简单的酒,结束了他短暂的生命。

  优柔的曲声淡淡,弦音不断,平帝渐渐的从回想中苏醒了过来。

  他默默的微笑着,端详着王皇后弹奏琵琶的纤纤玉手,不禁感慨道“没想到,竟是这样的一杯酒!”

 

  三日后,平帝崩于未央宫,享年十四岁。

推荐阅读:

孔子和孔融有什么关系?孔融是孔子的后代吗?

武则天处死唐玄宗生母的恐怖手段!武则天狠毒手段

胡适名言

分页: 1 2 3

取消

本站不盈利,您的打赏仅供本站的正常运营。

扫码支持
多少都是心意...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关于本站
读历史故事,了解历史人物,尽在历史新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