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马墓上的一朵玫瑰

Jan03

荷马墓上的一朵玫瑰

时间:2018/01/03 18:55 | 发布:历史新知网 | 分类:历史小说

猜她是来接孩子去过末的,我猜我猜中了所有的情节。

这样的故事不难猜。

公交车到了某一站,女孩的同学下车了,她没有过来说再见,等到她路过我面前的车窗下,我看到旁边一直低着头的女孩悄悄探过半个身子,伸出小手轻轻挥动和车窗外的同学告别。

这样的故事不难猜,而个中感受却难猜。

生活烦闷无聊的要死啊,一个故事背后千百个故事,同样的故事演了成千上万遍;无聊到大人之间要用千变万化的游戏来掩饰自己内心里逐渐枯萎的美;无聊到一个小小的挥手看起来是那样的重要,有没有一个什么.com,能帮她完成她安然与朋友告别的梦想。

离开一个人之后就必须把痛苦加诸于千千万万人,痛苦,是必须散布的。

这城市,地上绽放,地下流失。

坐在车上太无聊,随手刷了朋友圈,从我刚生了孩子的妹到隔壁邻居都在做代购,这城市的姑娘们也包括小伙子们,已经买东西买成了神经病。时装剧和三里屯、街拍公众号和网红小姑娘简直是神经病制造窝点,还有代购的,给更多想成为神经病的人提供了贫民攻略。每天每天生活在其中,不堪其扰,如果我不买我就不知道如何自处,如果我不深入的了解化妆品就无法愉快的和你们玩耍,我没有一两个认识的小众品牌就无法结交同性朋友。不是不可以这样,是请不要只有这样。我真的无法与你因为CC霜的透气性产生什么共识,我只是希望同性交往的空间能像这辆公交车,有一个破窗可以透一口不算太清新的气。

生活变成荒冢上的花丛,除了这生存本身的压力之外,人心简直是一片PS过的废墟。你住多大房子,离单位远不远?你开什么车,花不花自己?你柜子里的包是不是比脸上的包多,哦,那种不是奢侈品的包不算包,那叫兜子;新款护肤品没买到好闹心,买到好的没赶上打折好委屈,买到打折的·却过季了真伤感。我得出国玩,朋友圈简直是世界摄影展;我得拍好吃的,活着的每天都必须有质量;你看明星的孩子上那么好的学校,要舍得给孩子投资;我们好不容易出来吃饭得去那个餐厅,排队也得吃,吃不上真不开心;下次朋友聚会我得告诉她我旅行花了多少钱省了多少钱;该花钱的时候得花钱,我还要……要什么要,你闹不闹心,你能够好好的和自己相处么,一时片刻也好。

城市里长大的孩子,以为自己的爸妈是个差不多的中产阶级,自己应该脱离中产阶级再往上走点,踮起脚伸出手够到上流的裙边,就算够不到活着至少也应该是个理直气壮的中产阶级;实际上呢,我们物质化配偶、孩子,物质化梦想、娱乐,我们甚至不可自制的物质化自己,一方面想要更多的和自己内涵不符利益,另一方面又如此的锱铢必较,我们为这些物质死去活来的活着并且我们只为这些活着,时代把我们的阶级拉平了,把我们和市井拉平了,我们就是新时代的市井阶层,恭喜我们。

一个人独自庸俗太难熬必须加诸于千千万万人,庸俗,是必须散播的。

这城市循环过剩,脏腑不调。

朋友圈看不下去,公众号也好不到哪去。股票、基金、创业、众筹、人脉、年薪、梦想,每一天睁开眼睛,就看到一个崭新的领域崭新的成功者,他们的出现如同嘈杂的赌场里时不时有人大叫一声“赢了!”,其它赌徒都像打了激素一样,心里开始种草,时代鼓励我们疯狂的更迭自己的欲望,并不止于吸光我们的财富,主要致力于啮噬我们的思想,我们不但消费他们的产品,还觊觎他们的成功,效颦着他们的生活模式。尼采说:希望才是最大的灾难,因为它延续了人类的痛苦。比如你生活在无底深渊,认为生活只有高处那个唯一的出口,可是通向它的道路模糊不清,胆子小的止步不前,困顿一生,被希望淹死;莽撞的横冲直撞从高处跌下抱憾而终;只有少数人因为技艺高超又碰巧摸对了路径于是直通高点。你说那我们就没有活路了,永远也不要有希望的好,但你殊不知还有些人的出口并不在那里,出口并不止一处。

虚拟现实之父杰伦•拉尼尔用海妖服务器来形容信息技术对信息的倾吞和垄断,而信息技术就是人类的想法和欲望的出口,混合着科学与经济的神秘气息同这个时代一起带给我们的假象,依着欲望,倾吞物质,一个人的人生倾吞另一个人的人生,一个人的选择倾吞另一个人选择的余地,我的今天吞噬我的明天。看这世上万物,没有一件是我天朝子民不曾拥有的,最多的金钱、最大的权利、最贵的物质,最稀有的品种,最复杂的经历,唯一没有的,是精神危机。

我们是该有精神危机的,我们怎么能感觉不到精神危机呢?

大概是因为我们一直以为自己很贫穷吧,我们基因里还残留着挨饿的条件反射,我们有吃有喝有住有车依然觉得自己穷的要死,攀比的藩篱扎的密密麻麻,没完没了的追求,永无止境。人们不在认识自我中找到快乐,因为人们从不认识自我,唯一的精神愿景就是诗与远方。而诗是什么你们不知道,远方对你们来说就是出国旅游。

一个人独自贫瘠太难熬必须加诸于千千万万人,贫瘠,是必须散播的。

治愈精神危机真的那么重要么?

吧。就像你们说女生的长相不能比较,看过漂亮的妹子,再看其他妹子就看不下去了,灵魂也是一样的,如果你真的看过灵魂好看的样子,再看别的什么就看不下去了。

你的生活不是reality show,不会突然成为bighit。我们都在承受着生活不同程度的冲击,别人那么好,你每天思考一万遍、模仿一万遍,也不可能复制他,而他事实上好不好,究竟是怎么好,你并不真正明白。肉眼所见的一切风光与荣宠都是漂浮在生活表面的遐想,而“自我斗争中无数次的击碎与重塑”才是领会别人生活的正确路径。

求你没事发会呆,孤单的时候别烦躁;求你买自己是真的喜欢并穿着好看的衣服,而不是那些p图狂魔柴火棍身上套的布条;求你去一个对自己真的有意义的远方,分享给我你用心思考过的只属于你的感受;求你多踏实的在家为家人做几顿便饭,学会把饮食处理成日常一件温暖的小事;我想和你们出来的时候,就是单纯的想你们了,想和你说说话,你的想法、我的想法、你的故事、我的故事,你的吐槽、我的吐槽,你的八卦、我的八卦,肯德基也好,请把排队的时间留给你对面的人,而不是坐在高分餐厅各自玩手机。

我喜欢妈妈织毛巾的时候和妈妈扯线团,看彩色线团飞速旋转;我喜欢亲手为一朵花剪枝之后看到它出一支新的枝丫;我写写东西,画画画,到能取悦自己程度;我为家人研究健康又美味的饮食,并把它家常化、经济化。

我想念你的想象力呀,那超凡的魅力,不至于用金钱弥补生活的空洞,因而造成更大的空洞。

尼采说上帝死了,制造了欧洲人的精神危机,而尼采也说过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卡夫卡重新发明了文学,海德格尔说向死而生。拯救你的路径千千万万条,而对于我,美好精神的陪伴如同安徒生在路过荷马墓时摘下的那朵玫瑰,躺在他的《伊利亚特》书页里,在未来的日子中,给过他关于爱情与诗情的片刻或是长久的抚慰。

推荐阅读:

鲁迅与蔡元培关系微妙因“气味不相投”?

积善之家 必有余庆

唐朝官员因穿朝服吃饼惹怒武则天升迁机会变黄

分页: 1 2 3

取消

本站不盈利,您的打赏仅供本站的正常运营。

扫码支持
多少都是心意...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关于本站
读历史故事,了解历史人物,尽在历史新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