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王子婚礼:一场20亿人围观的婚礼

Mar06

英国王子婚礼:一场20亿人围观的婚礼

时间:2014/03/06 20:37 | 发布:历史新知网 | 分类:英国历史

 英国王子婚礼:一场20亿人围观的婚礼

  玛格丽特·泰勒,是英国收藏王室题材纪念品最多的人  150年前,英国形成王室纪念品产业。王室婚礼是人们爱国心爆棚的时刻,企业家们精于从爱国热情中获利。而拉动内需,提供就业机会,这是王室的责任和贡献之一。

  街头的旅游纪念品小摊上、杂货店里摆着有威廉王子和准王妃照片的粗糙的明信片、瓷杯、T恤衫、小香盒,不用1英镑就能买到一个马克杯。“王室”名头的景点比如白金汉宫、威斯敏斯特教堂、温莎城堡、爱丁堡圣十字架宫,附设的纪念品商店里,印有新人名字第一个字母和肖像的套装茶具、装饰瓷盘、茶巾、啤酒杯、挂件、首饰盒、小药盒,就精致得多。这些瓷器产自瓷都斯托克(Stock-on-Trent),底部盖着“手工制作”的戳,一个小茶杯售价12英镑,装饰盘要40英镑,在英国瓷器市场属于中高档产品。

  王室婚礼激发出的公众兴趣不仅让传统的陶瓷纪念品获利,更在英国全面煽动起商业热情,有媒体用“歇斯底里”来形容这股商业潮流。拿破仑嘲讽英国是“小店主之国”,今天英国成了纪念品之国:王室主题的玩具、汽车模型、糖果、拼图、啤酒、图书、苏格兰的王室婚礼格子呢、米字旗图案的iPhone手机套和交通卡、宝洁公司纪念版“仙女利口酒”、珠宝商金匠(Goldsmiths)的山寨版蓝宝石 订婚戒指、乐购超市拷贝凯特订婚穿的海军蓝连衣裙,另外鞋履品牌佩尼洛普·希尔沃思(Penelope Chilvers)把凯特穿着他家带流苏的靴子的照片用做广告;百安居推出放在花园里的新郎和新娘造型陶偶,它们头上戴着米字旗的尖帽子……各行各业都千方百计在不景气的年头抓住赚钱的机会。凯特拍的订婚照中有一张穿了大众品牌的Whistles白色上衣。这牌子很投机,凯特的订婚照出街后,他们又一次推出了这款衬衣,命名为“凯特”,卖30英镑一件。凯特当时买的时候花了95英镑。就连举办街头派对用的彩色小旗子销量都增加了45%,捎带着一次性杯碟刀叉、餐巾纸、蛋糕架、小游戏也销量大增。博彩公司门庭若市,对婚礼乃至婚姻的每个细节——新婚夫妇到哪里度蜜月、他们能不能过到结婚10周年那天等,都开出了赔率。

  在伦敦最重要的商业街牛津街上,我先后去了中产阶级信任的两家连锁百货公司德比南姆(Debenham's)和约翰·路易斯(John Lewis)。售货员告诉我,在百货商场卖得最好的纪念品是套装玩具,尽管“小孩可能压根儿不知道威廉王子和凯特是何许人”。玩具名牌Sylvanian Families以出产各种小兔子和动物玩偶著称,这回他们推出了名叫“威廉和凯特”的兔子。泰德熊公司推出的玩具熊领结上绣着“威廉”和“凯瑟琳”(准王妃的正式名字,凯特是她的简称)两个名字,脚掌上绣着两颗重叠的心。它们可不便宜,每只165英镑,也可以分5个月付清,每月交33英镑。乐高也有婚礼系列玩具。“照着乐高的参考图小朋友可以用塑料片拼插出威斯敏斯特教堂、白金汉宫、马车,还有埃尔顿·约翰等客人。”售货员介绍说。德比南姆商场的主要顾客群是中产阶级的中下层,这儿最受欢迎的是一套15英镑的“快乐王室婚礼”玩具:威廉王子和新娘坐在描金边的马车上,女王夫妇和宠物狗站在马车下,旁边有装备齐整的骑兵保护,还有一位戴熊皮帽子、穿红制服的步兵。“这套玩具,3月份开始发售,每周生意最好的星期四能售出20多套。”

  大男孩喜欢的是“星球大战”婚礼玩具。菲利普亲王变身达斯·维达,女王成了尤达,查尔斯王子和卡米拉是天行者卢克的卫士拉尔斯夫妇,威廉王子和新娘当然是汉·索罗和莱娅公主,哈里王子则成了加·加·宾克斯。小男孩可以和爸爸一起玩车模。售货员拿起一个号称“全部英国制造”的限量版奥斯汀迷你款车模,车顶有米字旗,车身印着纪念文字和图案,价格10英镑。“如果是包含迷你车、皇家马车、伦敦双层巴士的车模套装,则是25英镑。”

  摄政街上的百年老店利伯提(Liberty)有传统的缝纫部,卖面料、毛线和针头线脑。这些天,他们摆出了一本女红书《编织你的王室婚礼》,作者是英国著名毛衣编织设计师菲奥娜·嘉宝(Fiona Goble)。书中,她设计了系列教程,读者照图编结,织得出披婚纱的新娘、提手袋的女王、戴眼镜的坎特伯雷大主教,以及女王钟爱的威尔士矮脚狗和马车。

  再走进英国最大的旅行社托马斯·库克(Thoma Cook)的一家门市部,接待员告诉我:婚礼前一周赶上复活节假期,婚礼又逢星期五,全国放假,所以婚礼这一周人们只上3天班,大家乐坏了,“我们旅行社的整体业务增长了30%——56%”。有人借机休假,前后能有10天假,旅行社为这部分国内游客推出了出国游,热门线路是去埃及、土耳其、加纳利群岛,喜欢自由行的游客则首选德国。婚礼那个周末,伦敦的外国游客预计达到50万人,旅行社为他们安排的是英国岛内的皇家婚礼游,地点包括爱情萌芽之地圣安德鲁斯,王子王妃婚后定居的威尔士西北爱尔兰海上的安格尔西岛(Anglesey)。“我们接待的最多的外国游客是美国人。”这位接待员说。旅游热抬高了酒店的房价,据酒店预订网站hotel.com统计,4月29日这个周末的订房率比2010年同期上升了212%。

  威廉和凯特的幽默

  英国的王室纪念品产业有150年以上的历史,这类商品历来为消费者钟爱。第一个王室纪念品出现在1660年,是为庆祝国王查理二世重新登上王位制作的杯子。此后,王室逢婚礼也例行公事地将日期标记在高脚酒杯、代夫特陶盘上。不过直到1727年国王乔治二世的加冕礼,王室才授权制造商在产品上绘制君主的肖像。到维多利亚女王时代,王室纪念品生产逐渐规范,并形成产业,于是维多利亚女王的脸庞大量出现在各种商品上,包括水果罐头的锡盒。王室喜气洋洋的婚礼更受商家青睐,1999年女王的第四个孩子爱德华王子结婚,尽管他是次要的王室成员,但从他婚礼开发出来的商品种类达120种。温莎王室徽章的授权管理由张伯伦家族负责,此次皇孙大婚令企业家们爱国之心爆棚,每天张伯伦家族要接到至少15个企业的申请,希望获得王室徽章、成员形象的合法使用权。

  王室纪念品发展至今已经不乏陈腐气味,闭着眼睛都能想出有什么东西,毫无新意,也不浪漫——你能从一个瓷盘子瓷杯子里看到什么罗曼蒂克呢?纪念品设计有个突出问题,那就是设计陈旧,厂家只需把盘子杯子上的查尔斯和戴安娜换成威廉和凯特,新产品就出街了。但威廉王子毕竟不同于固守传统的祖母、父亲。他自小受母亲戴安娜王妃的影响,热情拥抱平民时尚,长大后喜欢穿名牌运动鞋、贝纳通T恤衫、牛仔裤,乐于从报刊、专栏作家、污点乐队、贝克汉姆那里获取时尚资讯,虽然受到保守的上流社会的非议,却被公众誉为新一代中产阶级趣味的代言人。订婚后威廉接受独立电视台的采访,开玩笑说,他和未婚妻都有“恶趣味的幽默感”。因此,在以威廉和凯特为纪念品的形象主体时,制造商就多了娱乐精神,产品带着轻松的气质。比如最难出新的瓷器,广告公司KK Outlet走风趣路线,在瓷器上写有“托您二位的福,我们放假了”之类的句子,替代了老生常谈的祝福。一位家庭主妇在自家开了饼干作坊,烘焙订婚戒指、威斯敏斯特教堂、婚礼马车等造型的饼干,都是可以吃的。啤酒厂也适时推出一款啤酒,名字叫“吻我,凯特”。伦敦插画艺术家利迪亚·林斯(Lydia Leith)干脆设计了王子情侣主题的红蓝两款“王室呕吐袋”。

  婚礼不免令人联想到床。家具品牌Sealy发布一种限量版的床,广告说,这张床的床垫弹簧上多装了迷你弹簧,大大提高了舒适度,让睡在上面的王妃般的你不再有“被豌豆硌疼的失眠困扰”。避孕套也来了。婚礼纪念版避孕套有紫色的纸盒包装,盒子上印着王子和准王妃柔情对视的照片——这是得到了授权的,还有个响当当的名字“王冠牌”,号称“堪称避孕套之王……让你躺下时想到英格兰”,承诺能带给情侣们“皇家联盟的乐趣”。避孕套每盒3个,售价5英镑,只在网上销售,卖得出乎意料地好,已卖出1万多盒,在俄罗斯、加拿大、墨西哥、巴西尤其畅销。有人总结得精辟:英国由贵族统治,由资产阶级选举,资产阶级精于利用贵族赚钱。

  一个婚礼值25亿英镑

  “或许很多英国人并不关心王子结婚,他们更高兴因此多了一天假期。但王室婚礼确确实实拉动了内需。在这不景气的年头,王室是英国的一个经济增长点——婚礼能为英国经济直接带来25亿英镑的收益。你别小看那些廉价的T恤衫、粗制滥造的明信片,在4月29日之前,仅这一类纪念品就有3000万英镑的销售额。如果说王室对今天英国的意义,那就在于此了。”在英格兰北部西约克郡的小镇维克菲尔德(Wakefield)的一间仓库里,英国最大的瓷器纪念品公司的总裁彼得·琼斯(Peter Jones)如此对我说。

  王室婚礼屡次成为英国传统行业复苏的动力。1948年女王的婚礼,选用国产面料制作婚纱,挽救了陷入困顿的英国纺织业。王室新郎、伴郎的礼服都在传统裁缝街——萨维利街定做,威廉的礼服也不例外,每到这时,死气沉沉的萨维利街上,做帽子、礼服、鞋子、手套的工匠总能忙一阵子。威廉的婚礼蛋糕用了英国最传统的下午茶饼干(Rich Tea)。这种饼干是斯特拉福德伯爵家的厨师发明的,400年来配方几乎没有变过,一直保持小圆片的造型,外观、味道都非常朴素,很酥脆,销量始终稳定。婚礼蛋糕公布后,饼干居然断货,生产厂家麦维他的原味消化饼也跟着畅销。王室婚礼更直接刺激了婚礼经济的发展。在王子公主们的带动下,普通人婚礼的平均消费从20世纪80年代的1万英镑涨到今天的1.5万英镑。

  琼斯的公司位于镇子外的一个商业中心,是英国最常见的那种产业园区,坐落于某条繁忙的主干道旁,园区内每条小路都通向一座方形水泥盒,其中的几个盒子是琼斯公司的仓库。我去的时候它们装满了各种王室婚礼的瓷器,因此有共和主义者说,这些外表乏善可陈的仓库里“跳动着保皇党的心”。

  年近70岁的彼得·琼斯须发尽百,在纪念品行业干了50年。半个世纪的经验告诉他,王室纪念品,特别是婚礼纪念品稳赚不赔。琼斯公司也为2012伦敦奥运会生产纪念品,“市场表现不如婚礼”。去年英国大选,保守党和自由民主党组成联合政府,琼斯公司出了一个纪念瓷杯,杯身上是卡梅伦与克莱格犹如热恋情侣的合影,“卖得还不错,不久王室宣布威廉王子订婚的消息,这杯子就被威廉和凯特的纪念杯子挤下了货架”。他自豪地说,他们是王室宣布订婚后“第一个投入生产的企业”,因为设计早就富有先见之明地准备好了。“我们很早就请本土一位杰出的艺术家设计好了瓷器的纹饰、颜色。你看这些复杂精细的图案都是那位70多岁的艺术家手绘的。一等王室公布正式日子和正式合影,把日期和新人照片填进设计图的空白处,就可以开工制造了。”当月他们即卖出数千件纪念品。琼斯公司设计了威尔士矮脚狗的瓷镇纸,每个165英镑,一位为王室服务的律师订购了5个。琼斯怀疑是女王通过律师订的,众所周知,女王只养威尔士矮脚狗。

  我问他,有没有卖不动的纪念品?他笑了:“我们出过上一任首相戈登·布朗的纪念品,基本上滞销,血本无归。从纪念品的主体形象看,王室成员比政客、体育和娱乐明星更有市场价值。”王室的喜事,像1981年戴安娜嫁入白金汉宫,2002年女王庆祝登基金禧,都是商业金矿;这次多了电子商务的销售渠道,含金量将超过前两次。琼斯说:“女王的形象太多了,也太老了。我这个年纪的人都很尊敬女王,但威廉王子和凯特比老一代王室成员更新鲜,更时髦,更能带给人们期望。”他由衷地希望纪念品能卖得好,“眼下经济实在太糟糕了”。

  多数纪念品没有收藏价值,并不实用,真有那么多人买吗?根据英国零售调查中心(The Centre for Retail Research)统计的数据,威廉王子的婚礼将使英国零售业增加近5.2亿英镑的销售额,其中纪念品的贡献超过2亿英镑。可见纪念品市场的庞大。按英国社会的消费心理,劳动阶层和中产阶级的中下层人群更热衷购买纪念品。为了满足低收入人群的纪念品热情,琼斯公司推出无息分期付款的销售策略,让荷包缩水的人们也买得起昂贵的纪念品,他拿起一款大号双耳杯,“比如买得起它”——它限量100个,售价295英镑。美国、英联邦国家如加拿大、澳大利亚,与英国有密切的历史、文化联系,也是英国王室和纪念品的重要消费者。

  琼斯告诉我,少部分王室纪念品由王室指定生产,打上“王室官方”的印记,在白金汉宫等王室产业里的商店、王室官方网站出售,利润用于支持王室名下的慈善机构;大多数业务还是各企业申请到合法的王室授权后,自行运作。瓷器类纪念品业基本由大大小小的家族企业构成,从业者也就是拿破仑所言的“小店主”。对于小店主,能卖出3000件产品就是大买卖。琼斯的公司也是家族经营。琼斯公司成立于1963年,如今他抓整体运营,妻子管邮购业务,女儿负责设计,女婿是总经理。他说:“就算共和主义者再讨厌王室,也不能忽视一个现实,王室的婚礼为无数中小企业带来一线生机,无数就业人口依靠王室生意得以在世上生存。”

  去年12月,白金汉宫扬言,严禁把新人的形象印在茶巾上;威廉和凯特说服白金汉宫取消了这一禁令。一位王室助手说,王子和准王妃看到了纪念品对英国产业界的意义。

  王室婚礼,英国制造

  王室的婚礼拉了英国陶瓷业一把。陶瓷类纪念品一部分出自琼斯公司这种只生产纪念品的企业,更多的由专业的陶瓷厂设计、生产。以优质骨瓷产品著称的Aynsley表示,借助婚礼他们今年的销售额将增长30%——40%。“英国的陶瓷业处境很艰难,我们需要王室婚礼。”著名陶瓷品牌Portmeirion的产品经理对我说。他们开发了250种王室婚礼产品,希望今年有个好收成。

  去年11月威廉王子订婚的消息宣布后,各陶瓷厂立刻开动婚礼产品线。他们中最早的在2006年就准备好了设计方案,坚信21世纪的灰姑娘终能嫁给王子。2007年威廉王子和凯特一度分手又复合,让陶瓷业虚惊一场。Portmeirion的产品经理说:“我们现在天天祈祷别有变量。2005年查尔斯和卡米拉结婚,原计划于4月8日举行婚礼,谁知教皇保罗二世突然去世,查尔斯必须前往梵蒂冈参加葬礼,不得不推迟一天结婚。变故在最后一分钟出现,都意味着纪念品上的日期错了,纪念品立成废品。而我们是没有时间生产替代品的。”

  今年英国陶瓷制造协会呼吁多在本土制造纪念品,“英国王室的喜事应该用印有英国标记的产品”。在全球一体化的时代,“英国制造”显得极不现实,极为奢侈。这次的陶瓷纪念品,廉价的仍旧外包到海外,绝大多数在中国生产,再进口回英国;高档的基本产自英国本土,价格自然不菲,像皇家德比公司(Royal Crown Derby)的一个骨瓷小碟就要50英镑,手绘的孔雀摆件卖3000英镑。德比公司花了两三年时间设计,推出的某些纪念瓷堪称艺术品,颇受好评的有一对瓷镇纸,设计师将王子和凯特变幻为天鹅,甚是雅致。

  每逢王室办喜事,陶瓷协会便邀请新人从会员名单中挑出中意的品牌,为婚宴制造餐具,算作陶瓷协会的贺礼。威廉王子的姑姑安妮公主结婚时挑了德比公司的产品,叔叔安德鲁王子结婚选中明顿公司(Minton)的设计。威廉婚宴使用的餐具、王室官方纪念品仍委托德比公司烧制,为此该公司专门招收30名员工,每周5天全职工作。德比、明顿、Portmeirion公司都在英国瓷都——斯托克(Stoke-on-Trent)。彼得·琼斯对我说:“10年前,英国市面上60%——80%的瓷器产自斯托克;10年来,斯托克的老字号皇家道尔顿、韦奇伍德、斯波德都遭遇了破产、被大财团收购的命运,英国传统陶瓷业被进口的廉价瓷器冲刷得溃不成军。斯托克的工作岗位逐年削减,很多陶瓷工人以打零工维生。”德比公司增加全职工作岗位,绝对是好消息,“其实王室婚礼最大的受益者是英国陶瓷业”。

  在斯托克,我参观完韦奇伍德建于上世纪30年代的红砖车间,听到韦奇伍德博物馆的专家莎伦·盖特(Sharon Gater)忧虑地说,斯托克在1936年之前的黄金时代,窑最多的时候达2500座。生长在斯托克的文学家阿诺德·贝内特(Arnold Bennett)曾说,没有斯托克,英国人就吃不了一餐饭,喝不上一杯茶。意思是英国家庭每家都有斯托克出的陶瓷餐具。但今天,斯托克不再是英国人日常生活必需的了。

  盖特告诉我,1980年以后,英国国内人力成本高涨,韦奇伍德集团的另一著名陶瓷品牌皇家道尔顿不得已把部分产品的生产转移到印度尼西亚、捷克,生产它最著名的“经典乡村玫瑰”系列瓷器。同时,廉价的进口瓷器涌进英国市场,韦奇伍德等英国本土陶瓷企业遭遇毁灭性的冲击。进入21世纪情况变得更糟。全球市场对高档瓷器的需求量持续减少,韦奇伍德2001年做过一次大裁员,裁掉1400人,2003年又裁去1000名员工。整个斯托克的就业市场至今没有好转,呈现出颓势。今天打有“产自英格兰”标记的瓷器不多了,很多廉价的进口瓷器为混淆视听,底部没有瓷器厂的标志。“斯托克的老品牌们联合起来,发起一个‘底标运动’,坚持从黏土到杯子,均为纯正的英格兰。如果不在斯托克生产,品牌就打了折扣。斯托克陶瓷业永远不要和低端瓷器竞争,应该发展高档瓷器。我们的博物馆里收藏了传统的图案册,瓷器上哪怕一根线条都来自档案。韦奇伍德要做和100年前别无二致的瓷器。”今年王室大婚,为韦奇伍德等斯托克陶瓷品牌实践“底标运动”带来了机会和市场。

  希望也传到了产业链的末端。北安普顿有家“丘奇瓷器店”,经营了153年,支撑不住正要关张,婚礼给它注射了一剂强心针,老板斯蒂芬·丘奇决定继续开下去。

  没有价值的“历史片段”

  连锁超市Asda有款婚礼纪念品:瓷马克杯上有颗心,里面套着新人的照片,售价5英镑。广告说:“你买下了一个历史片段。”不过,这些“历史片段”大多数都是没有价值的。

  平民女孩凯特因为要嫁入王室而走红,另一个因王子结婚而声名大噪的女人是住在伦敦的玛格丽特·泰勒(Margaret Tyler)。她是英国收藏王室题材纪念品最多的人,藏品超过1万件。在电视上看到她家,放满了旗子、照片、录像带、过期的相关杂志报纸、杯子、真人大小的戴安娜王妃纸板像、王冠造型的冰桶……沙发靠垫上还有查尔斯王子的脸蛋。威廉和凯特的官方合影,她就有12张。她给大儿子取名都是跟在安德鲁王子后起的。

  泰勒67岁,从少女时期就开始收集王室纪念品。她说,她只用奖金购买纪念品,所以没有影响正常的家庭花销。她不外出度假,不吸烟,不喝酒,不开车,就把钱省下来了。她至今没有卖过一件藏品,据保险公司估价,这些藏品价值4万英镑。

  王室宣布威廉、凯特订婚消息后,eBay上王室纪念品的买卖激增,查尔斯和戴安娜的勺子、王太后的杯子、安德鲁王子和前妻萨拉的婚礼盘子,五花八门。不过即便起价99便士,仍无人竞价;哪怕是维多利亚女王登基金禧和60年纪念品,都少人问津。

  BBC电视一台古董鉴宝节目的陶瓷专家埃里克·诺尔斯(Eric Knowles)在电视节目上说,常常有观众拿着1936年爱德华八世加冕礼的纪念马克杯来找他。“人们总以为他退位了,杯子就会值点钱。实际上纪念品都是大批量生产的,值不了几个钱。”一些收藏者看好爱德华八世退位当天的邮戳,诺尔斯说,卖价不会超过70英镑。纪念邮票也不值钱。1981年发行的查尔斯和戴安娜结婚纪念邮票当时面值39便士,今天也就70便士。

  真正有价值的王室纪念品起码要追溯到维多利亚女王加冕礼那个时代,1838年的瓷杯子根据品相可以卖400——600英镑。维多利亚时代之后,王室纪念品大量生产,民众大量购买,随处可见,自然就贬值了。韦奇伍德博物馆的专家莎伦·盖特(Sharon Gater)对我说:“新技术大大加快了纪念瓷的生产,比如我们现在很容易就能把照片烧制到杯子、盘子上,产量自然增加。”大批量生产,是纪念品难以增值的原因。

  伊丽莎白女王的婚礼在1947年,英国处于艰苦年代,纪念品发售得较少,相对就多了几分价值,比如明顿瓷器(Minton)生产的一个纪念花瓶,但价格也就在300——400英镑。著名设计师也能为纪念瓷提高身价,瓷器设计大师埃里克·拉维利斯(Eric Ravilious)在1953年为韦奇伍德公司设计了伊丽莎白女王加冕礼纪念瓷,2009年一件卖到2000英镑。

  只有专为王室使用而生产的瓷器才有价值,比如为威廉四世加冕礼宴会定制的全套瓷器餐具就是好东西。王室用过的东西也有价值。2008年,维多利亚女王穿过的一条腰围长50英寸的灯笼裤,拍出了4500英镑。有人调侃说,每一英寸值90英镑。

  有两类王室纪念品好卖。一是戴安娜王妃的纪念品,尤其在美国市场至今畅销。一方面美国人喜欢戴安娜,另一方面美国市场对英国王室题材的商品需求量一直旺盛,主导了戴安娜纪念品的价格。还有一类是和丑闻有关的纪念品,丑事比喜事更有市场号召力。有一款查尔斯和戴安娜离婚的纪念杯,图案用了那张著名的照片:他们二人参加公开活动时站在一起,却各自把头扭向不同的方向。这个杯子现在要卖20——50英镑。

 

  诺尔斯自己也买纪念品。查尔斯和卡米拉结婚时,他凑热闹买了一块装在特制锡皮盒子里的婚礼蛋糕。他开玩笑说:“我吃了蛋糕,留下了盒子,指着它升值。有人跟我说,网上在卖这个盒子,300英镑哪。不知是真是假。”

推荐阅读:

明朝的科举制度是怎么样的呢?

蔺相如怒发冲冠来源 为什么怒发冲冠?

曹操用人之道

分页: 1 2 3

取消

本站不盈利,您的打赏仅供本站的正常运营。

扫码支持
多少都是心意...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关于本站
读历史故事,了解历史人物,尽在历史新知网。